• 晋中市着力将“厕所革命”进行到底 2019-05-16
  • 保险版“以房养老”扩容至长沙 最高月领2万元 2019-05-16
  • 互联网金融要念好“人”字经 2019-05-13
  • 孕妇也要喝奶粉?孕妇奶粉该不该喝要因人而异 2019-05-13
  • 房奴!房奴!亚历山大幸福吗? 2019-04-20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30
  • 少些功利才能重拾学习的乐趣 2019-03-30
  • 匹夫有责之一百一十一—道义大义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3-20
  • 12种食物加重烧心 再馋也要少碰! 2019-03-17
  • 亚洲消费电子展 自动驾驶成主角 2019-03-05
  • 候选企业: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-03-05
  • 候选企业:淄博华光陶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2019-02-22
  • 图解一图读懂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2-22
  • 海南体彩4十1 > 历史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:浑身都是宝

   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: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:浑身都是宝

        两个国舅都说不好吃,可只看他们那副吃相,大家心里也了然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,疑心尽去。

        现在,无论是弘治皇帝,还是文武百官,竟也不由的觉得饿了。

        真能吃?

        看张家兄弟吃的不亦乐乎啊。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固然不在乎这玩意的口味,只是这口味的背后在于,它是否能当做粮食,除此之外,便是这粮食的习性。

        心里有太多的太多的疑问,可见那张家两兄弟吃的风卷残云的,弘治皇帝真想抽死他们。

        于是弘治皇帝再也忍不住了,起身,下了御座。

        “够了,退下去!”

        这是朝着张家兄弟吼的。

        丢人啊,说实话,弘治皇帝是真的觉得丢人。

        张皇后的这两个兄弟,若不是看在发妻的份上,弘治皇帝已不知有多少次想宰了他们了,能忍到现在,也可见弘治皇帝的脾气不算太糟糕。

        张鹤龄和张延龄二人,顿时露出了委屈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他们知道,最后一点的好时光……结束了。

        打了个嗝,张鹤龄一脸幽怨,虽是觉得肚子还能再塞点东西,可他们兄弟二人谁都不怕,对这姐夫,倒是有那么丁点儿惧怕的,于是终于老实地挺着大肚子,乖乖的退回了班中。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意识到,自己似乎过了头,天子自该有天子的威严的,何况是此等庄重的场合。

        只是……今日……他已顾不得许多了。

        这就如同平时还算稳重的张懋今日敢闯进谨身殿一样。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走过去,看着其中一碗番薯粥,因为离得近,所以一股香气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细细的看,粥水很稀,可是配上了金黄色的番薯,卖相似乎还算不错。

        只是……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臣,其实百官们早就坐不住了,若不是碍于礼法,只怕早就哄抢而上。

        大家都是耐着性子,一个个伸长脖子,都想看看此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      刘健心里显得焦虑,他恨不得立即冲到方继藩面前,一探究竟。

        谢迁性子更急,不过他眼睛有些老花,隔着这么远,也看不清番薯的卖相,不过他却死死地盯着弘治皇帝的脸色,想从弘治皇帝的脸色中来一窥究竟。

        李东阳乃户部尚书,即便平时城府极深,现在却也有些急得跺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取锦墩和筷来?!?

        看是看不出大名堂的,弘治皇帝决定要亲自尝尝了。

        宦官听罢,便取了锦墩,弘治皇帝就在大炉子边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方继藩亲自取了一副新碗,自锅里舀了粥出来,为了显摆,他特意的多舀了几块红薯。

    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在这站值的萧敬显得紧张,他到了弘治皇帝的身后道:“是不是要验一验,确认无毒才好?!?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回头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方继藩,又看看方继藩身后那一个个衣衫褴褛,浑身破破烂烂和泥星子的屯田所上下……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片刻,随即道:“这个人,是叫张信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张信显得很拘谨,忙道:“臣是张信?!?

        “还有他!”弘治皇帝指着另一个校尉道:“这个校尉,朕也应当见过吧,羽林卫拱卫大内,随驾?;る薜陌踩?!这些人,当初可都是宫里出来的人??墒悄忝强纯?,看看他们现在,自去了西山屯田后,每天风吹日晒,朕记得他们当初可都是细皮嫩肉的,穿着鱼服,挎着长刀,威风凛凛,而今……哎……还验什么验呢?他们不会害朕的,即便这果子当真做不了粮食,当真入不得口,可只凭此,即使他们位卑,却都是我大明的栋梁,是朕的肱骨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意思是,少来管闲事。

        萧敬讨了个没趣,只好不再吭声。

        可张信诸人,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,这转眼,竟成了肱骨和栋梁了。

        其实,但凡是人,没有人愿意吃苦,可是吃苦并不要紧,真正糟糕的却是,明明吃尽了苦头,却没有人看得见,被人遗忘,甚至还说不定会遭人嫌弃。

    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又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还有方继藩,他得了脑疾,可为了给朝廷分忧,却也是劳苦功高,朕……若连他们都不相信,这世上,还有谁可以相信?”

        终于轮到自己了,方继藩也感动得不得了,方才没点到自己的名,还以为自己被忽略了,没想到竟是拿自己来压轴的。

        端起了碗,取了筷子在手,弘治皇帝没有迟疑,先是夹了一块去皮煮熟的红薯,轻轻的放入了口中。

        东西才进口,一股香甜的感觉,瞬间就刺激了弘治皇帝的味蕾。

        后世的人,可能都习惯了番薯的滋味,何况在那个食品百花齐放的时代,所以并不觉得番薯可口。

        可对于第一次品尝的弘治皇帝而言,这味道……他微微一楞。

        这滋味……居然大出他的意料之外。

        带着丝丝的甜,竟然出奇的美味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盯着弘治皇帝,都希望从弘治皇帝的脸上找到答案。

        而弘治皇帝却是不露声色,在众人目光下,他依旧很泰然地再抿了一口粥,带着温热的粥水入腹,和从前的粥口味不同,这一次,因为拌了番薯,所以粥水里也带着香甜,比之从前的白粥,显然可口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弘治皇帝毕竟见多识广,什么都吃过一些,倒也不至于过于夸张。

        可就这已足够令弘治皇帝心里一凛,要知道,寻常百姓,能有黄米做粥,能果腹,就已满足。

        那黄米的口感极差,王三之事后,弘治皇帝还特意命人去用黄米熬粥,想看看王三们平时吃的是什么,即便是宦官们采买了最好的黄米,可那口感,也依旧是劣质无比的。

        而这番薯……竟……弘治皇帝眼前一亮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口感和滋味,还不是主要的。

        这粥里没有多少米,他最想知道的是,这东西能不能饱肚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一口气将这一小碗粥直接吃了个干净。

        平时他进膳,都是细嚼慢咽的,可今日似乎急于想知道成果,于是乎风卷残云,一口气吃完了,忍不住打了个饱嗝,倒是有点撑了。

        方继藩则是笑吟吟地去剥了一个烤熟的番薯送上来道:“陛下,这个口感更佳?!?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弘治皇帝只看了一眼,就很不客气的接过了。

        方继藩剥壳的时候,特意留了一点底没有剥,为的是方便弘治皇帝抓取,这一抓,弘治皇帝保养的极好的手顿时留下了两道黑灰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萧敬有点儿急了。

        可弘治皇帝却是乐了,他不在乎,带着期待,轻轻的尝了一口烤红薯,嗯……味道比方才的红薯粥更加浓郁,肉质松软,香!甜!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寻常百姓,便是连糖,一般都舍不得吃的啊。

        可这番薯……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拉下了脸来,他抑制住了内心的激动:“这红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红薯?!狈郊谭行╈?,皇帝毕竟什么山珍海味都尝过的,倘若觉得口感不好,这功劳就要打折了,若是嫌弃,卧槽,那岂不是跳楼大甩卖?

        “对,红薯?!焙胫位实勰幼欧郊谭?,还有一些事,没有问明之前,他还不敢真正乐起来!

        就怕这东西有什么坑??!

        于是他很认真地道:“当时是亩产三十石?”

        方继藩自然明白了弘治皇帝的心思了,便道:“张信副百户以及诸校尉、力士精耕细作,所产的番薯,确实为每亩三十石,臣想,若是寻常人,亩产二十石,是没有问题的?!?

        其实莫说是三十、二十,就算是十石,就足以活人无数了。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一眼张懋,心知方继藩理应没有虚报,他想了想,又道:“此物如何储藏?”

    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挖地窖即可,寻常农户,本就有地窖,就算是新挖,其实也不过是出一些工罢了,臣以为,若是推广了红薯,陛下可暂下一道旨意,让各州府免征半月的徭役,让百姓们在农闲时,好挖取地窖?!?

        感觉像是比建谷仓麻烦一些,不过也麻烦不到哪里去。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心里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“除此之外……”方继藩定了定神,继续道:“这红薯倘若是晒干了,便可制成薯干,可以作为干粮使用;若将其磨成粉,则又如面粉一般,可以做成各种吃食。其实……若是这东西种的多了,人吃不完,还可以用来喂养牲畜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全身都是宝啊。

        只见方继藩接着道:“还有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他变戏法似的,从袖里取出了一根红薯的蔓藤,上头还有不少薯叶,在弘治皇帝跟前扬了扬道:“这薯叶,亦可用来做菜,口感还不错,这蔓藤也可以用来喂养牲畜?!?

        弘治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      怎么听着,这番薯,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仙丹啊。

        不,仙丹只可使一人长生,而这番薯,所救活的人,怕将来要超过百万千万了吧。

        猛地,弘治皇帝脑海里又想到了王三。

        倘若当初有这番薯,又何来的那么多王三呢?

        弘治皇帝的眼睛,竟是湿润了。


      //www.zadh.net/68_68986/23200898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海南体彩4十1 www.zadh.net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zadh.net
  • 晋中市着力将“厕所革命”进行到底 2019-05-16
  • 保险版“以房养老”扩容至长沙 最高月领2万元 2019-05-16
  • 互联网金融要念好“人”字经 2019-05-13
  • 孕妇也要喝奶粉?孕妇奶粉该不该喝要因人而异 2019-05-13
  • 房奴!房奴!亚历山大幸福吗? 2019-04-20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30
  • 少些功利才能重拾学习的乐趣 2019-03-30
  • 匹夫有责之一百一十一—道义大义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3-20
  • 12种食物加重烧心 再馋也要少碰! 2019-03-17
  • 亚洲消费电子展 自动驾驶成主角 2019-03-05
  • 候选企业: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-03-05
  • 候选企业:淄博华光陶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2019-02-22
  • 图解一图读懂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2-22
  •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大星彩票走势图百度百度百度 足彩胜平负让球计算器 体育顶呱刮新票有哪些 上海时时乐全天计划 中原风采22选5开奖 新疆时时彩五星通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大奖 北京pk10官方正品网站 中大奖如何保护隐私 重新时时彩 今日福彩中心3d开机号 体育彩票走势图滚动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乐透乐彩票论坛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北京赛车提前开奖号